龙8官方网站

峥嵘岁月

您现在的位置:龙8官网> 文史资料>> 峥嵘岁月>>正文

中共南路特委在广州湾成立及被破坏的经过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张朋

土地革命战争初期,中共南路党组织根据上级的指示,在广州湾法租界设立南路特委的领导机关,组织和指挥各县的农民武装暴动,与国民党反动派所实施的白色恐怖政策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后来,由于国民党南路当局和法国驻广州湾当局暗中勾结,联手镇压革命力量,致使中共南路特委领导机关被反动军警突袭破坏,一批共产党人被捕杀害。以下是中共南路特委成立及被破坏的经过情况。

一、中共南路特委的成立与变更

1927年4月,蒋介石、李济深分别在上海、广州发动了“四一二”、“四一五”反革命政变。接着,国民党南路行政视察员沈崧、高雷党务视察员林云陔等闻风而动,在高州加紧策划和组织高雷地区的暴力“清党”。因此,从4月中旬开始,驻高州的中共南路地方委员会①、广东省农民协会南路办事处、国民党南路特别委员会(国共合作组织),以及各县的农会、工会、妇女解放协会、学生联合会等革命群众团体,相继被反动军警包围查封,一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被缉捕、杀害。至此,南路地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

在白色恐怖笼罩、革命形势骤然逆转的严峻形势下,南路地区各县的中共地方组织虽然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但绝大多数的共产党人并没有被国民党的屠杀政策所吓倒。他们冲破反革命的高压,在极端被动的处境中寻找对策,勇敢地高举起武装反抗国民党法西斯统治的革命旗帜。

1927年5月初,临时负责省农协南路办事处工作的朱也赤(因办事处主任黄学增已于3月间离开南路赴广州参加省农协会议),会同陈信材、黄广渊等人,在法租界广州湾密商应变斗争计划,决定立即着手发动和组织各地的工农武装,举行武装起义,用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大屠杀。于是,他们以南路办事处的名义,召集南路各县市的党组织负责人和农运骨干共三四十人,在广州湾赤坎鸡岭(后转到吴川县石门)召开南路地区农民代表会议(只有八九个县的代表到会)。会议决定成立南路农民革命委员会,由朱也赤为主任,以统一领导全区的革命武装斗争。随后,遂溪、海康、廉江、吴川等县的农军,相继在当地共产党组织的领导下举行武装起义。但由于反动军警集中优势兵力疯狂镇压,致使这些农民武装起义最后都遭到失败。

在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反革命政变之后,中国共产党所面临的斗争和任务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总结大革命失败的教训,讨论党的工作任务,确立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为了加强党对粤、桂、闽和南洋等地革命斗争的领导,8月11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决定在广东成立中共广东省委和中共中央南方局。其后,中共广东省委加紧贯彻执行“八七”会议所作出的新路线和政策,并委派一批干部到各地恢复和建立党的领导机关。

8月间,曾参加中共旅法支部、大革命时期在广东省农协担任农军部主任的彭中英,奉中共广东省委之命,由香港返回南路地区领导革命斗争。在此之前,曾任省港罢工委员会纠察委员会军务处主任兼大队长的薛文藻,已于5月间由中共广东区委委派,从香港返回雷州半岛秘密活动。彭中英抵达广州湾赤坎后,随即召集各县党组织负责人开会,传达“八七”会议关于大革命失败的教训和实行土地革命、开展武装斗争的方针,以及广东省委关于恢复、建立党的领导机关等有关指示。这次会议,宣布成立中共南路特别委员会,由彭中英任特委书记,朱也赤、梁文琰、陈信材、卢宝炫、杨枝水、黄广渊、梁英武、刘傅骥、薛文藻、刘邦武为特委委员;同时根据政治局势发生变化的需要,决定撤消南路农民革命委员会,成立肃清反革命委员会广东分会南路支会,由特委书记彭中英兼任支会主任。

10月中旬,为了加强对广州起义计划的组织和实施,中共广东省委领导机构进行了改组。其后,广东省委根据南路特委“甚不健全”,“负责同志多是书生”②,组织和领导暴动的决心不够坚决的状况,于11月9日作出撤消南路特委的决定,派新任省委候补委员杨石魂和周颂年到南路巡视工作,一方面指导改组南路各县、市的党组织,一方面发动和领导南路地区的革命武装起义。

1928年初,中共广东省委为了在全省对国民党反动派“采取更猛烈的进攻”,于2月28日致函杨石魂、周颂年,指示杨、周二人要在南路加紧执行暴动计划;同时,为“使南路工作指挥更有力量起见,决定恢复南路特委(以石魂、颂年及当地之忠实勇敢明白之工农同志三人共五人组织之),指导南路工作,以石魂为书记”③。于是,杨、周二人按照省委的要求,到各地物色“忠实勇敢”的“工农同志”,着手恢复南路特委的有关事宜,并以南路特委的名义指导各地党组织开展工作。

4月15日,周颂年在广州湾主持召开南路特委扩大会议④,传达广东省委的决定,正式重组了中共南路特别委员会(联络代号为“钟可尚”)。这次会议历时6天,参加会议的有遂溪、廉江、茂名、海康、化县的党组织负责人、党员骨干和团广东省委巡视员共20多人。会议推选杨石魂、周颂年、卢永炽、李本华、吴家槐、黄△△(共青团广东省委巡视员,名字不详)、梁△△(农民党员,疑是中共廉江县委领导人梁文兴)等7人为特委委员,其中杨石魂任特委书记,周颂年为常务委员,梁△△为组织委员。特委下设军事委员会和秘书处及组织科、宣传科、交通科,其中军委主任王克欧,委员黄中、薛文藻。为了便于联络和指挥各县市开展斗争,会议决定南路特委机关设于广州湾赤坎,通讯处暂时由中共琼崖特委驻广州湾交通局收转。⑤不久,南路特委领导机关进驻广州湾赤坎新街(赤坎中兴街),以新街头的一幢私人住宅(两层楼)作为特委的主要活动场所和招待所,由陈妹(陈梅,广州纺织女工)担任管理员;同时还以新街尾的“元记”商店(平时销售神衣神帽等杂货)作为特委的交通联络站,由杨枝水的妻子当“老板”。南路特委成立后,曾先后出版《南特通讯》、《血潮》、《镰刀》、《南路农民》等机关刊物,主要负责人为邱祥霞。

6月,杨石魂根据中共广东省委关于全省夏收总暴动的部署,以及南路地区各级党组织的状况,几次向省委请示召开中共南路地区各县市代表大会,以便“布置南路夏暴工作,及整理南路党的组织”⑥。7月16日,广东省委复函南路特委,同意召开南路各县党员代表大会,并决定由已调回省委工作的周颂年代表省委参加和指导大会。7月28日,周颂年抵达南路传达省委的有关指示。

约于7月底,中共南路地区各县市代表大会在广州湾赤坎新街头的南路特委招待所召开。与会代表约40人,其中有南路特委全体委员,廉江(4人)、遂溪(3人)、海康(2人)、梅录(2人)、吴川(1人)、广州湾(1人)、化县(4人)、信宜(1人)、电白(1人)、东兴(1人)党组织的代表,以及共青团、兵委代表和特别指定代表。

这次大会改选了南路特委,推选黄平民为特委书记(同年11月被选为广东省委候补常委),周颂年、陈均达、朱也赤、陈周鉴、杨枝水、卢宝炫为特委常委,彭中英、李本华、黄孝畴、梁安成、刘邦武、陈信材、薛经辉、车振轮、邱祥霞、易一德、薛文藻为特委委员。在改选中共南路特委的同时,还改选了共青团南路特委,书记车振轮,团省委代表周静丘、范金荣(女)夫妇和罗自琦(罗慕平)、冯克为特委常委,张浦碧(女)、谭火为委员⑦。党和团的南路特委机关均设在广州湾赤坎新街。

这次代表大会,总结了过去南路地区革命斗争的经验和教训,从指导思想上开始清除“左”倾错误的影响,同时客观地分析了南路地区的政治、军事形势,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调整各县市党组织的斗争方针和策略。会后,以黄平民为书记的中共南路特委决定暂时停止武装暴动,部署各地整顿、巩固党的各级组织,秘密发动群众,开展统战工作。

二、南路特委机关被破坏的经过

1928年,正当中共南路特委按照省委的指示加紧发展党组织和策划武装暴动之时,南路地区的政治气候和经济、文化等社会环境也在继续恶化。一方面,在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暗统治和广东新军阀混战的影响下,南路地区的社会状况,正如国民党第十一军军长、广东省政府委员兼南区善后委员陈铭枢(1928年11月任广东省政府主席)所言:“到处财政黑暗,教育腐败,学生程度落后,人民生计困难,遍地荒野,人口稀少(恐二十年来有减无增)。总而言之,吏治不修,民智不振,社会教育衰落,土豪劣绅充斥,到处人民备受鱼肉。”⑧另一方面,国民党南路反动当局在继续组织反动武装残酷镇压革命力量的同时,还着力在各地建立特务组织,利诱收买革命队伍中的一些革命意志薄弱或腐化变质分子,甚至通过外交关系,企图在广州湾设立中方官厅捕“匪”机关,千方百计破坏中共地方组织,绑架和暗杀共产党人、民主人士或异己分子,频频制造白色恐怖。

1928年3月底,反动军警在镇压茂名沙田暴动之后,根据搜获的有关文件资料,对茂名全县区、乡以上的党组织机关进行了破坏,并通过驻广州湾法国当局逮捕了中共南路特委的地下交通员,中共广州湾支部因此而一度停止活动。4月25日和28日,中共遂溪县委机关和廉江县委机关,先后在遂溪第六区和廉江第一区园山村被反动军警“围剿”,其中国民党军某连在园山村捉去10余人(后设计宴请该连国民党兵而乘机脱险)。夏秋间,中共南路特委委员兼海康县委书记薛文藻等人在赤坎被广州湾当局逮捕。接着,国民党广东省政府派员与驻广州湾法国领事交涉,以劫船土匪名义将其中2人引渡到雷州,薛则被囚监于西营监狱(4个月后获释,返回遂溪第五区高梅村养病)。期间,中共徐闻麻罗(今外罗)区委被破坏,多名共产党员遇难。

7月下旬,被国民党收买充当特务的梁超群,通过中共广东省委派遣到达南路,以协助南路特委开展兵运工作为名,为国民党收集提供南路特委机关及各地党组织的情报。8月,南路特委领导成员杨枝水、陈周鉴、薛经辉和兵运负责人龚荣昌等8人,在赤坎海边街高茂旅店研究高州兵变后的军事斗争问题,被广州湾当局派兵包围逮捕,后由南路特委设法营救而获释。⑨

是年秋冬间,国民党反动派进一步加紧对中共南路各级领导机关的破坏活动。此时,国民党军第八路总指挥部特派员梁武山、第十一军部特派员兼广东南区善后公署特务员胡日贞、第七十一团特派员冯文等人,在新任梅录市警察局长陈蓼楚(陈铭枢之弟)的配合下,广布特务网络,“广遣干探于内外各要地,如广州湾之西营赤坎坡头等处,严密侦缉”⑩共产党。不久,在南路特委机关负责后勤工作的陈兴(又名陈克桂,诨号单眼仔,赤坎国华面厂工人),被国民党特务和陈学谈用金钱收买,变节投靠了国民党 ⑾。由于这样,中共南路特委及各县党组织进一步陷于反动派的“魔掌”之中。

10月15日,吴川党组织及农军负责人李士芬在振文区独竹村被反动民团逮捕,11月15日被杀害于吴川县城黄坡。11月30日,陈蓼楚根据情报,率梅录市警察并会同防军第七十一团一部,突然包围搜查梅录市敏宁路25号德祥理发店,当场逮捕林福棠、黄少民、林亚光、林亚三等4人,并搜获梅录市总工会理发支部印章、会员证章和粪业工会证章,以及信函、传单等。接着,林福棠等4人被押解防军第七十一团团部。12月,陈蓼楚率领的梅录市警察与法租界广州湾的警兵联合,对活动于法租界内的共产党人进行大搜捕,并重点破坏中共南路特委的领导机关。8日,陈蓼楚在坡头墟与法国营官凌威播会合后,即率部前往该墟正街,包围“河记”苏杭铺左邻的衣车铺,将隐蔽该处的梅录市党组织负责人陈时(陈拥民)逮捕。当日,陈蓼楚率警探迅速进入赤坎埠,通过商请赤坎公局派遣警兵配合,旋即兵分三路同时行动:一路(由陈蓼楚带领)包围袭击设在赤坎新街头的南路特委招待所,一路突袭新街尾“元记”商店,一路(由胡日贞带领)突袭“大中”酒店。由于反动军警的突然袭击,南路特委常委朱也赤、陈周鉴和兵运负责人聂都山(聂阳光)以及陈妹、胡亚安(刘汉)、王进芬、林伯全、易永言、张秀莲等9人在新街被捕,并被搜去木质方、圆大印各一枚和印刷品数担;同时,梅录市党组织负责人龙少涛也在“大中”酒店被捕。16日,陈蓼楚在广州湾得悉南路特委书记黄平民等人的行踪,随即率探线并会同法吏警兵,在西营码头逮捕了黄平民和符智痴(符更痴)、符林氏夫妇。

在国民党反动派与广州湾当局联合侦破中共南路特委机关期间,适值遂溪洋务委员古国铣由香港抵达广州湾。于是,中方通过古国铣出面,与广州湾公使履惠、副公使华蔚苏进行交涉,很快便促成双方同意采取变通的手段,非正式引渡“犯人”(即双方按约定的时间、地点,由广州湾当局将“犯人”押解出租界,然后由等候于租界外的国民党驻军接拿“犯人”)。12月12日,陈时首先在吴川县鸡窦屋被引渡。接着,朱也赤、聂都山、陈妹、胡亚安、王进芬等人,于21日在遂溪县寸金桥被引渡;同日,黄平民和符智痴、符林氏夫妇在坡头墟外的吴川县境被引渡。由于林伯全是坡头人,易永言、张秀莲是安南(现越南)芒街人,“均隶法籍,应递解回国”;而陈周鉴则因“触犯法国刑律,须俟执行期满,方能驱逐接拿”⑿,因此,他们4人未被引渡。

以上被引渡人员,除王进芬由国民党军第八路总指挥部特派员梁武山带往广州另案办理外,余者均被提归梅录市警察局审讯,继而陆续移交给驻梅录的第二十四师第七十一团(团长邱兆琛)执行枪杀。其中,黄平民、朱也赤、陈妹被杀害于1928年12月23日。

在南路特委机关被破坏期间,中共广东省委巡视员吕品正在广州湾指导南路工作,他见机摆脱了险境,立即返香港向省委汇报南路特委机关被破坏的情况。1929年1月1日,广东省委向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发出《通告(第四十一号)》 ⒀,沉痛悼念黄平民、朱也赤、黄中等10余位烈士;指出“他们是鞠躬尽瘁为着努力党的工作而牺牲”的,“他们死于代表豪绅资产阶级屠杀工农的刽子手国民党、法帝国主义者与本党叛贼梁超群之手”;号召全体党员“歼灭党内的叛徒”,“与凶残的敌人决斗”,“为英勇的死者复仇”。

这次南路特委机关被破坏,给南路地区的中共党组织及其领导的革命斗争带来了极其深重的灾难。事件中,除了黄平民、朱也赤等一批领导人被捕杀害之外,还被反动军警搜去南路特委今后工作纲领、各县市委组织月报表、高州党组织交通路线图、茂名临时县委报告书等重要文件资料。因此,继南路特委机关被破坏之后,各县市的中共党组织也随即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大搜捕而陆续解体,致使南路地区的革命斗争先后遭到残酷的血腥镇压。

 

注:

①中共南路地方委员会成立于1927年初,由黄学增任书记。

②《中共广东省委致中央报告》(1927年11月18日),见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区党、团研究史料》(1927—1934)第50—51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③《中共广东省委给石魂、颂年信》(1928年2月28日),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8)第351—352页,1982年版。

④杨石魂参加省委扩大会议,于1928年4月18日返抵广州湾参加和主持南路特委扩大会议

。

⑤《中共南路特委给省委的第一号报告》(1928年4月26日),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案馆

编《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23)第227—230页,1983年版。

⑥《中共南路特委给省委的报告》(第五号)(1928年6月11日),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

案馆编《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23)第295页,1983年版。

⑦罗慕平《风云骤变的年代》,《茂名党史资料汇编》(1925—1928)第一辑第241页。

⑧《陈(铭枢)委员开会演说辞》,见广东南区善后委员行署编《广东南区高雷阳廉钦行政

会议(1928年7月26日—8月6日)议决案》第1页,1928年印行,存广州中山图书馆历史文献馆K6.047.4212(2)卷宗。

⑨罗慕平《风云骤变的年代》,《茂名党史资料汇编》(1925—1928)第一辑第244—246页

。

⑩《梅录市政汇刊》(1929年6月)第32页,见广州中山图书馆历史文献馆存K6.264.7.4122卷宗。

⑾ 陈信材《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南路人民革命斗争史》(1962年2月),中共湛江

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南路农民运动史料》第200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罗慕平《风

云骤变的年代》,《茂名党史资料汇编》(1925—1928)第一辑第250—252页。

⑿ 《梅录市政汇刊》(1929年6月)第152页,见广州中山图书馆历史文献馆存K6.264.7.4122

卷宗。

⒀ 见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4,第1—2页,1982年版。

 

(作者单位:中共湛江市委党史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