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

峥嵘岁月

您现在的位置:龙8官网> 文史资料>> 峥嵘岁月>>正文

再谈我在吴梅地区共赴国难的时日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黄明德

我是1941年9月份从化州县调来吴川县、梅录市、化东南、茂南等地区负责工作的。那时正是皖南事变后不久,国民党反动派制造磨擦,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全国掀起反共高潮。所以我来这些地区时党组织都已转入地下分散活动,没有党委,我任特派员,全权负责工作。1942年卜国柱调来当第二特派员。1943年夏,他病逝,仍然是我全权负责工作。

1943年秋,为了加强抗日前线的领导,我管的地区划分为两个部份,吴川县成为一个地区,由温焯华同志直接领导,王国强、黄景文同志分别管理;梅录市、化东南、茂南和吴川一些边境成为一个地区,由我领导。

现在回想起当时险恶的环境,艰苦的斗争,同志们为国为民的自我牺牲精神,和人民群众的高度爱国热情,真是感慨万千。

(一)      

我领导的地区党员分布较广,大部份的区、乡都有党员,多则六、七人,少则一、二人。那时地下党活动的方式方法多种多样,我初到梅录市时,就同一个做小贩的党员张瑞麟在一起,以肩挑煤油串街叫卖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后来我又通过梅录市窑地一个姓陈的工人党员的关系进窑地做搬泥苦工,不久又到振文圩同农民党员潘日生开缸瓦店,和高岭村的几个农民党员在梅录市开腊肠店。总之,一切为了在当地站稳脚根开展革命活动,再苦再累再难的事我和我领导下的党员也心甘情愿干。

因为环境恶劣,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我经常变换住地,有时住在这里,有时住在那里,住得最多的是梅录至黄坡的渡船上。后来经过细心选择,我相对稳定地住到党员梁毅同志父亲开的汉记草纸铺和梅录头村梅中党员学生周亮、陈志诚同志的房东晚嫂的家里。这两个地点成了我们临时办公的领导机关。

外出活动危险性很大,为了躲开国民党反动派的跟踪,我一日几变,根据接头的不同对象,随时变换身份,有时是学生,有时是教师,有时是商人,有时是小贩。直到1943年秋我才到茂名县三民乡中心小学(现是吴川县长岐镇良村小学)当个挂名教师,自此我们的领导机关就搬到那里。

当时党的方针是,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我根据党这一方针来开展革命活动,在发展新党员和接收老党员的工作上都十分严格。在老党员中如果发现有政治嫌疑,马上切断关系,就是没有政治问题,如果思想动摇,消极怠工,自由撤退,不积极寻找组织,或社会关系复杂,作风不好,也不承认其党的关系,把他们当作共产主义同情者来对待。当时梅录市就有几个老党员是因这样的情况脱离了党的关系的,其实这些同志并没有发生过什么政治问题,后来都恢复了他们党的组织生活。

因为地下工作要求严格,我们发展党员虽然数量不多,但他们都能在救国救民的革命事业上起到重大作用。当时为了把人民群众团结到党的周围,发展抗日救国力量,我们规定每个党员都要同非党群众交知心朋友,绝大多数党员都很好地完成任务,有的交十多个朋友,有的交三、五个朋友,使我们的抗日救国力量有很大的增长,这是我们抗日救亡群众运动能够开展得轰轰烈烈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      

40年代初,吴川县、梅录市、化东南、茂南等地的抗日救亡群众运动都蓬勃开展,很有规模,特别是学生运动更是汹涌澎湃。当时在梅录市的梅中和吴川世德中学,堪称革命摇篮。梅中党的主要负责人是庞谦之、周亮;世德中学党的主要负责人是陈献、李雅南;此外在吴阳中学和在黄坡的川西中学,梅录的六堡中学,塘缀的吴川师范,茂名的公馆中学,都有党的活动。还有20多间小学也有教师党员、学生党员,其中吴川县大垌、大路、翟屋、泗岸、上杭等村小学和世德小学、川西小学、茂名三民乡中心小学和博铺、沙美、郑山、飞马、兰石、高罗等村小学,化州县山口、黄岭等小学,党员和进步教师较多,他们都能起骨干作用,广泛发动和领导各校师生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当时我们的口号是:团结抗日,反对投降,打倒汉奸卖国贼!在这个口号下,我们广泛地团结了教师、学生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为后来我们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做好组织准备。

在农村我们提出反“三征”(征兵、征粮、征税),反苛捐杂税;在工厂提出反压低工资,反无理殴打开除工人;得到工人、农民的热烈拥护,城乡的“姐妹会”、“国技馆”等进步群众团体迅速发展开来,共同的革命目标,使学校、农村、工厂的革命力量联系到一起,形成了一支坚持抗日,反对投降的重要力量。

在开展抗日救亡群众运动的同时,我们还十分重视加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除了与张炎将军合作抗日之外,我们还对当时的区、乡、镇长和保、甲长,以及学校的校董校长和开明人士做团结争取的工作,使我们的党员同志能够比较顺利的进入到国民党基层政权机关掌握部份权力和自卫队武装,扩大抗日力量。例如我们的郑奎同志出任茂名县飞马乡乡长,李雨山同志出任茂名县三民乡副乡长,杨子儒同志出任吴川县通津乡乡长,郑世英同志出任梅录市警察局警官。他们都在发动抗日上起到了重要作用。特别是詹式邦任国民党吴川县县长之后,吴川绝大部份的乡长和自卫队长,都是由共产党员或进步人士担任,这对后来我们举行抗日武装起义,回击国民党投降派的挑衅提供了人力物力的保证。

(三)      

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处处迫人,根据当时中共中央南方局关于建立独立自主武装,领导人民抗日到底的指示,在中共南路特委的领导下,我们与张炎将军合作,于1945年1月举行抗日武装起义。

起义前我们做了较长时间的准备工作,主要是普遍建立地下游击小组,通过在国民党基层政权任职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掌握一批武装,把城乡国技馆控制起来掌握一批民间武器,为建立抗日武装队伍作充分准备。

起义以吴川为起点,我当时领导的地区起义比吴川起义迟一两天时间。我领导的起义指挥部设在茂名县三民乡中心小学(现是吴川县长岐镇良村小学)。我们原计划组建三个大队,梅录市和博铺、覃巴组建一个大队,大队长拟由庞谦之同志担任;化东南和茂名县的龙首、三民、横溪组建一个大队,大队长拟由李一鸣同志担任;茂名县的公馆、袂花、鳌头、飞马、兰石等地组建一个大队,大队长拟由郑奎同志担任。大队政委均由我担任。后来,由于一些地方准备不足,情况变化,大规模起义时只组成一个大队——南路人民抗日游击大队,我任政委,初时大队长是李一鸣,副大队长是李雨山,不久南路特委派梁宏道、程耀连率领武装较好的一个中队到化州的牛湾、双牌乡同我们会师,队伍整编后,梁宏道同志任大队长,李一鸣同志任副大队长,我仍任大队长政委,李雨山、程耀连、梁儒杰、陈可楷等同志分别任各中队长。我们的大队在建立初期有500多人,经过几次战斗和整编后还有400多人。我们的大队在化东南和长岐三民乡一带活动,考虑到这些地方毗邻梅录、化州、高州、电白,四面受敌,经过几次战斗后转移到吴东北南巢休整。这时我患了重病,由组织派人护送我离队就医,第三天部队便不幸遭敌人袭击,大队长梁宏道在突围时渡河牺牲,还有一批同志英勇捐躯。后来我们大队由李一鸣同志重组,与王国强大队并肩战斗,在进军茂西(即茂名西部)的战斗中再受严重挫折,陈以铁、苏少琬等一批同志壮烈牺牲。

现在回头总结抗日武装起义的经验教训,我觉得我们的失利,一方面是由于反动势力过于强大,另一方面是我们对形势估计和经验不足。但是这次起义经过多次战斗,转战了不少地方,既锻炼了大批干部,又广泛播下了革命火种,为后来的革命武装斗争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和基础。

最后说明一点,上文谈及有关吴川的情况,是我领导的地区包括吴川时的一些情况。

(作者系原中共湛江地委副书记、湛江地区行署专员、省顾委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