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

半岛钩沉

您现在的位置:龙8官网> 文史资料>> 半岛钩沉>>正文

汤显祖谪居徐闻时间考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黄果心

    明代著名戏曲家汤显祖,因不满当朝腐败,上疏谏言,弹劾奸邪,惹祸上身,由南京礼部祠祭司主事谪降为徐闻县添注典史。汤显祖离开繁华热闹的南京,跋山涉水,“出尉徐闻”。

    他在徐闻添注典史任上多长时间,究竟在徐闻住了多久?从目前一些文章、资料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法不一。有的说汤显祖在徐闻谪居了“两年”,有的说“半年”,有的说只“四个月”左右甚至更短时间。究竞哪一种说法接近史实呢?

    持“两年”见解者,认为汤显祖于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被贬谪徐闻,万历二十一年(1593 年)“量移”浙江遂昌知县,时隔两年,汤显祖在徐闻的时间当为“两年”。这种说法粗看可以,实则忽略了其中一些细微之处。

    不错,汤显祖确于明万历十九年降为徐闻县添注典史。但他离开南京后,先回家乡临川,因病耽误,后于当年九月才从临川启程,南下徐闻上任的。据2000年5月出版的《徐闻县志》载述,“明万历二十年(1592年)春,汤显祖离徐北还,经阳江、高要等地回到故乡江西临川县东效文昌里暂居。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三月十八日,任浙江遂昌知县”。也就是说,汤显祖于第二年春已离开徐闻。汤显祖在信函往来中也自言“秋去春归”。由此可见,汤显祖在徐闻的日子远远少于两年。

    持“半年”观点者,恐怕“半年”只是个大约说法。汤显祖既于明万历十九年九月南下徐闻,第二年春离徐闻北归,那么他在徐闻的日子岂非半年?其实细算起来,这种说法也有出入。

    据《汤显祖传》(龚重谟、罗传奇、周悦文著)一书记述,万历十九年“九月初的一天”,汤显祖从抚河谣湖启程,经广溪、浒湾,“过石门峡”,来到南城从姑山下。新编《徐闻县志》引述,九月初九日,汤显祖“过别从姑诸友”,“经赣州,越梅岭,自保昌(南雄)下船”,“过英德浈阳峡”,“十月中到广州”,“迂道往游罗浮山”,“十一月初七日,自广州舟行到南海”,“经香山、澳门、恩平到阳江,由阳江乘海船(乌艚船)过琼州海峡直抵涠洲岛采珠地”。另据不止一种资料叙说,汤显祖观览珠池后,没有从涠洲岛直接倒回徐闻,而是再折经“合浦、石城、遂溪、海康”,最后才“抵达徐闻任所”。汤显祖喜爱名山胜景,沿路跋游览阅,吟诗作赋,吟哦岭南山山水水,到达徐闻时已是当年仲冬之时,这有汤显祖写给张懋修的信为证:“……辛卯中冬,与令兄握语雷阳,风趣殊苦”(见《汤显祖集》诗文集卷四十五《寄江陵张幼君》)。张懋修为前首辅张居正的三儿子。“令兄”指张居正的二子张嗣修。十多年前,前首辅张居正把持科场,欲谋其子科场高中,曾派叔父、张懋修、亲信等拉拢汤显祖等名士,为其子及第制造舆论。汤显祖与张嗣修曾同场会考。因汤显祖不肯巴结张居正等权贵,不与之结伙和作弊,一度“屡试不第”。张居正死后,风水轮流转,此时张嗣修被充军到雷阳。汤显祖在这里遇见了张嗣修,虽然双方曾有过隔阂、嫌隙,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此时二人“握语”于雷阳,百感交集,“风趣殊苦”。汤显祖在他的诗文中多处提到雷阳,如在《石城吊邹汝愚》中有“还须五日过雷阳”之句,此外还有“辛卯夏谪尉雷阳”等等。雷阳是什么地方?现有人认为指的是旧雷州,有人说是指徐闻,看法不一。不过,即使指的是雷州,二人相遇的地点也已离徐闻甚近,把汤显祖到达徐闻的时间定为仲冬,是有道理的。上面说到,汤显祖启程南下后,沿途游览名山胜迹,有时为寻幽览胜,开阔眼界,还不惜绕道而行。时经两月后,他才于十一月初七日由广州前往南海,接着又游览多处地方,他不但不怕跑冤枉路拐弯游了澳门,且还跑到今广西涠洲岛观看珠池,而后再“折回徐闻”。当时旅途靠的是风力人力畜力舟车或骑马或步行,时速不快,以他的旅游速度推测,他到达徐闻时恐怕已在当年阴历十一月下旬,很可能已是十一月底。由此可知,汤显祖来徐闻,若包含途中时间,约半年;若除掉途中所耗时日,他在徐闻的日子就不到半年了。

    汤显祖呆在徐闻的时间只“四个月”左右,这是目前一种技巧的、比较接近事实的说法。汤显祖既在万历十九年仲冬到达徐闻,第二年春离开徐闻,就算离开的时间在暮春吧,那么其在徐闻的日子最长岂非“四个月”左右!可是,现在我们只知道汤显祖在春天离开徐闻,若他不是季春离开,而是在仲春或孟春离开呢,那他在徐闻的日子又是多长?

    《汤显祖传》一书在这个问题上恰有载述。该书载:“汤显祖离开徐闻的具体时间,我们虽然还不知道,但是当他的归船到达曲江时,却是初春。”龚重谟、罗传奇、周悦文所著《汤显祖传》一书,参考了大量史料,资料翔实,文笔不错。如果该书上面那段话准确的话,那么说明汤显祖可能在第二年初春时已离开徐闻,汤显祖在徐闻谪留的日子只两个月左右。还有,汤显祖离开徐闻北归途中,留下了一些诗篇。在过恩州时,他写下了《恩州午火》:

    “逐客恩州一饭沾,伏波盘笋见纤纤。炎风不遣春销尽,二月桃花绎雪盐。”其中诗句“二月桃花绛雪盐”,点明的若是当时的时间,抒写的如果是当时的情景和胸臆,那就证明汤显祖最迟在万历二十年仲春二月,已离开徐闻到达恩州(据《汤显祖集》笺,恩州为今阳江)了。如果这理解和推断不错的话,那么汤显祖谪居徐闻的时间当为三个月左右。

    综上所述,后三种见解都有可取之处。慎重一点而言,汤显祖在徐闻的日子,长则四个月左右,短则两个月左右,但也很有可能为三个月左右。究竟哪一种观点是最为准确的,汤显祖离开徐闻的具体时间是明万历二十年春的几月几日?这只有待日后史料进一步挖掘和浮现后,再最后作定论了。

    但不管怎说,汤显祖留居徐闻的日子都是很短的,他不可能在徐闻办下许多实事。他和知县熊敏带头捐款筹办的贵生书院,是在他离开徐闻后才建或新建或改建成的。当他北还后闻知贵生书院“落成”时,他给徐闻乡绅写信 (《答徐闻乡绅》)说:“闻贵生书院成,甚为贵地欣畅……”贵生书院的创办,在当地有一定的影响,对促进徐闻教育事业的发展,起过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因为汤显祖在徐闻的时间不长,他除了在所住的公馆里给上门求教者进行辅导,或可能被邀请到学宫或别的社学、书院等讲学外,他不大可能在后来才“落成”的、真正的贵生书院里正式上过课讲过学。

(作者单位:徐闻县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