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

民俗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龙8官网> 文史资料>> 民俗文化>>正文

岭南诗人李小岩诗中的人和事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欧  锷

 

千载巾帼冼夫人

    神州虽大,邑城很小。

    李小岩看自己的家乡,是个“斗大吴川县,孤悬海角天”。滨江临海,灾害频繁,大雨洪流瀑涨,无雨地旱火焚,黎民生活清苦。作为士绅的他,期望人民团结,和谐发展生产。

    据李小岩家乡李屋巷的老一辈人说,那时与吴阳隔江相望的黄坡,有两条大村,因争一亩地建庙,闹得沸沸扬扬。一方要建“伏波庙”,一方要建“冼太庙”。公有公理,婆有婆理,谁也不让谁。相持不下,于是告状到高州知府处,知府也无法裁决。适逢李小岩作客,知府就让他回乡处理。

    李小岩回到吴川,即赴现场察看,并访问了两村的一些老人。心中有了底后,召集两村头面人物一起议事。对他们说,敬伏波将军,好。敬冼太夫人,妙。伏波将军是汉朝陕西茂陵人,年代久远,隔山隔水。冼夫人是高凉(今粤西一带)人,与我们同郡合府,近在咫尺,何必舍近求远呢?几句话,说得双方的当事人都乐了,笑声中得到了统一,建冼夫人庙。村人请举人公先生务必作首诗,挂在庙内,让信徒居士拜读。此语正中李小岩之意,他就是要用冼夫人一生维护祖国团结,教育乡人不要闹纠纷,互助合力,治水抗旱,栽禾种麻。乃挥笔写下了七律《冼夫人》诗云:

    高凉片石屹磋峨,绣宪奇功字不磨。

    一代桓文属巾帼,千年魂魄护山河。

    请缨后有秦良玉,立柱前无马伏波。

    此是昔时开府地,至今谁复唱夷歌?

    诗中开头的“片石屹磋峨”、“奇功字不磨”,如见冼夫人如大山挺拔,勒石刻铭顶峰。“一代桓文属巾帼”,说冼夫人像春秋时五霸中的齐桓公、晋文公一样,业绩赫赫。

    李小岩推崇的冼夫人,即冼瑛,是高凉世族,南朝、隋初岭南少数民族女首领,有部落10多万家,多智谋,善用兵,成年时嫁给南朝时梁朝高凉太守冯宝为妻,助夫理政,使汉族和俚族团结,共同开发岭南。后陈朝灭梁,冼夫人积极协助陈朝统一岭南,被朝廷封为“谯国夫人”。陈亡隋兴时,冼夫人维护国家统一大计,击退强敌,迎接隋师进广州。她的一生反对分裂,维护统一,与梁、陈、隋三朝相始终。她“魂魄护山河”,也影响后人。“请缨后有秦良玉”,秦良玉是明末杰出女将,饶有胆智,善于骑射,一生维护明王朝而拼搏。诗中最后两句是说,高州府一带是昔日冼夫人开发的地方,今天,我们应该高歌这位维护国家统一的先驱。正因如此,岭南人视冼夫人为神,广立庙宇祭祀。

《冼夫人》一诗,是李诗的上乘之作。抗日爱国将领李汉魂辑录《李小岩先生诗集》时,排在“头版头条”,是有眼光的。因为它塑造了一位“千年魂魄护山河”的巾帼英雄。

 

 

诗唱提督曾敏行

    曾作江南将,归来瘴海东。

    万帆才卸月,匹马又骄风。

    夜战山云黑,秋悬戍火红。

    毛锥笑无用,输与挽雕弓。

    此诗李小岩写于吴川吴阳新涌村,题为《曾燮堂军门招饮作此赠之》。

    曾燮堂,即曾敏行,吴川吴阳新涌人,清代同治年间提督衔总兵。

    提督是省(或省水师)的军事长官,受命于总督和巡抚的领导。其下建制是镇标,由总兵统领。提督和总兵都是军队的高官。这可从级别看,清代官员品级分为9品18级,提督为从一品,总兵为正二品。各省的总督同样为二品。

    吴川在清代,不仅出了众多的科举进士,也出了10名提督和总兵。

    曾敏行(1827一1892年),青年时习武强身,力大体壮,身怀武功。咸丰五年(1855年),投奔江南游击、吴川人曾秉忠手下当兵。这时太平天国已在二年前定都南京,清军在孝陵卫建立江南大营、在扬州城外建立江北大营,围困天京。太平军为攻破敌军的围剿,与清兵展开残酷的搏杀。曾敏行随着队伍在两湖外围打仗,克湘潭、战岳州、攻黄石、进兵汉阳。他骁勇善战,冲杀在前,屡立战功,从士兵升为把总、千总、游击(营的副职主官)。

    同治元年,曾敏行随李鸿章在江浙攻伐,率军夜战,攻下太平军固守的浙江嘉定、嘉兴府城,升为参将。后由江苏巡抚李鸿章保举,再晋副将(旅级主官)。

    同治三年,洪秀全因病逝世,清军攻破天京。此时,曾敏行见战事告一段落,于是请假回吴川老家省亲。回到广州时,适逢太平军一支劲旅,从南京撤出,经江西逼粤。广东总督、巡抚留他在粤作战。他与太平军作战多年,知己知彼,很快攻下太平军占踞粤西的大垭、古眉、河洞等地盘,并率兵强攻入信宜、广西的岑溪,叙功论赏,升为南韶、连镇总兵,赏提督衔。后赐“巴图鲁”(满语:勇士之意)称号。

    李小岩诗中的“万帆才卸月,匹马又骄风。夜战山云黑,秋悬戍火红”。就是概括了曾敏行与太平军战斗的壮烈场面。诗人认为,在动乱的兵衅年代,读书人的毛锥(指毛笔,代指文入)是无用的,只有武力才能平乱,为民效命。此诗气势宏大,落笔准确,描写了一位勇猛征战沙场的将军。又因为是酒席间应酬之作,以自谦去衬托战功显赫的军人,不是阿谀之词,而是内心真实的表露。

也许有读者会问: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的将军,值得赞扬吗?据一些资料显示,洪秀全进入南京后,后宫佳丽多达千入,荒淫的程度超过了历史上的帝君。因此,马克思在《中国记事》一文中,毫不客气地指出:“太平天国一点进步意义也没有!”马克思说的可能仅是就一点而言,太平天国是有其进步一面的,具体内涵,就不是这千字小文能说详尽的了。

 

 

三朝啼我解吟诗

    重阳节过后的九月二十二日,李小岩妻子生了个可爱的粉红脸蛋女婴。但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社会,重男轻女,吴川也如此。

    心中既喜又有闷气的李小岩,作诗解嘲道:“自笑真无味,相看且勿悲。与爷同面目,仗汝作门媚。只合唤多弟,谁教是女儿。”

    “仗汝(即你)作门楣”,典出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杨玉环被唐明皇封为贵妃得宠,一家人沾尽皇恩。百姓作歌谣宣泄不愤说:“生男莫喜女莫悲,君今看女作门楣。”

    李小岩这里说的“门楣”,是借指自己的“书礼家风”——刚生下的小女孩,好像懂事似的“三朝啼向我,已似解吟诗”。

    这诗显浅明白,道出了李小岩的复杂心情,为人父之喜,为“香火”之忧。“只合唤多弟”一句,又道出了诗人心中的祈盼。

    “多弟”在吴川乡村是常见的女孩名字。期望后面带来个“弟”,还有什么“来弟”、“带弟”、“爱弟”、“佗弟”、“望弟”,取个吉利名,唤得好运来。但李小岩作为一位著名诗人,思想在守旧中,也带点新潮,男也罢,女也罢,“生女也莫悲”。

    李小岩爱自己的女儿,也关注别的女孩命运。

    旧时的吴川,乡村人家的婚嫁,也像衙门一样,“先看罗衣后看人”。嫁妆贫薄的穷人,常常受婆家人的晦气。李小岩在《怨妇行》诗中写道:“有女在朱门,呜咽飞蓬首。自云贫家姓,嫁为富人妇。荆钗布裙作嫁奁,舅姑终日生憎嫌……”反映出对穷家女孩的关怀。

    对那些误入风尘的女孩,李小岩深表同情。得知一位名叫桃花的妙龄少女,跳出火坑,随着自己心爱的人上了江船,在水上飘泊,或打渔谋生,或载货赚钱,用劳动所得养活自己时,他作诗云:

    桃花流水杳无因,前度刘郎莫问津。

    重过溪山曾访戴,西施远作五湖人。

    “刘郎”,指唐代诗人刘禹锡,他有“前度刘郎今又来”之句。借用前人故事,表达隐隐约约的心迹。李小岩是认识这位女郎的,也许和她有较深的交往;也许和她诗赋互唱。现在已经“拜拜”,虽然有点惋惜,却庆幸她,像战国时越国的美女西施,跳出吴宫的囚笼,冲破越王的樊篱,与真诚对待自己的范蠡,泛舟于五湖之中,自由自在,好不快哉。

李小岩同情弱者,是觉得读书人也应被人同情。他在另一首诗《赠女校书从良失所》中云:“青衫红袖各风尘,两样飘零一样身。我误读书卿误嫁,大家都是可怜人。”

 

 

忧时泪数行

    “书生老眼无多泪,只为忧时泪数行。”李小岩忧国忧民的诗句,发自肺腑,代表黎民百姓的心声。

    晚清政府腐败无能,国力衰弱,遭受帝国主义欺凌,干戈不绝,社稷难安。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英帝发动对华侵略战争后,获得割地赔银的特权。刺激了列强看到大清疲软可欺,纷纷举起屠刀,宰割中华,划租界、夺主权、抢利益。甚至武力攻陷京城,造成咸丰帝出逃热河承德,光绪帝出逃陕西西安。

    地处南疆——隅的粤西吴川,也不能幸免。1898年,法帝国主义以重舰火炮开路,强行在南中国沿海登陆,侵占吴川县的硇洲岛、南三岛,继而贪得无厌,扩大侵占吴川的广大国土,引起李小岩等爱国士绅的武装抵抗,但最后被统治阶级出卖了。李小岩愤然辞却抗法义勇营统领的职务,以示抗议。

    广州湾沦为法国的租界,胶州湾是德国的租界,旅顺是俄国的租界,台湾被日本人强占,香港更早已是英国的租借地……真是“愁拈莲子心全苦,怕听杨枝鼻欲酸”。

    一想到香港,李小岩气打心田来,作《香港》诗道:

    此岂非王土,居然入鬼门。

    五丁山斧凿,万舸火轮奔。

    白械夷倡杂,红毛狱吏尊。

    谁容卧榻下,  嗅不堪论。

    红毛白夷的洋人,把整座香港岛,变成关押大清子民的臭气熏天的监仓。社会道德丧乱,毛贼横行,娼妓遍街,人民苦不堪言。全诗表达作者对香港人民的同情,对殖民者的愤慨,希望香港回归母亲怀抱。“安危日望封疆吏,民气凋残意未苏”(《感事三首》)。然而封疆大吏并不关心国土沦丧,只知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在无望中又看到一点希望。李小岩应友人之邀,赴京城一带考察游历。马车蹄声得得,运河绕城,绿柳依依,商铺连成街市,人头簇拥,好不热闹繁华。

    渐出京郊,一展平原,菜花黄,麦苗青,炊烟袅袅,鸡栖农舍树旁,犬守村口路边。走近长城的关塞,但见巨龙起伏,雄关如铁。百载千年,有多少侵略者,在长城下戟折沉沙。那呼呼的山风,是壮士血战的怒吼!李小岩心情起伏,作《居庸关》诗道:

    不远八千里,来看万叠山。

    夜凉驼出塞,月黑虎当关。

    瘠地边人苦,清时士卒闲。

    相逢白须叟,新自贺兰还。

诗风雄伟悲凉。那些远离京师,远离亲人的军卒,长年戍守边关,戍守贺兰山。与他们作伴的是沙碛、驼铃、寒风、碉楼,年复一年,老死或战死他乡,戍垒年年添白骨,闺中梦断边人魂。生还的胡子由黑变白,仍荷戟执戈在鼓楼站岗,在城垛放哨,风沙磨破了脸皮,酷寒摧残了身躯,石头凝战血,大漠聚忠魂。是他们捍卫了国家,对抗侵略者,保护民众。李小岩在《赠家雪屏守戎》诗中道:“少年从军万里行,翩翩裘马好书生。”寄语年轻人保境泰民,让神州少些眼泪,多点笑声。

 

 

韵事留梅录

    重阳登高,消灾纳吉,是古老的风俗。仙人费长房让桓景登高避灾,合家躲过劫难。后人登高,出于此因。吴川梅录人也喜爱兴高采烈登高,赏秋色。李小岩有《登高怀古》诗:“粤人登高作重九,凭吊前朝酬杯酒。梅录岭西小镇耳,四周无山只平地。平坡岁岁亦登高,信是文人多好事……”梅录位于鉴江下游平原,水网地带,没有大山,也没有高地,怎样登高?

    梅录人自有办法——设棚厂吃糕,品酒赋诗。糕与高同音,达到登高的目的。设棚品糕的地方,在今梅录汽车站一带,俗称登高坡,就是因年年登高而得名。

    重阳风光明丽,菊花盛开,鉴水碧澄。文人墨客在饱览秋光之后,灵感激越,吟诗作联,一吐为快。

    晚清年间,在登高坡的诗坛上,多年来均请吴川县吴阳李屋巷举人李小岩写诗作联。他是岭南著名诗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李小岩在《登高怀古》诗中道:“人民鸡犬总平安,避难无烦费长房。少年选胜都成例,佳节为名又举觞。未见黄花开满眼,又见红粉列千行。接天灯光人如织,沸地笙歌夜未央。”描写登高的人气旺盛,男女共游,同庆重阳。

    诗吟罢,该作联了。梅录登高坡诗棚的主对联,历年来都是举人公李小岩挥毫,每年的对联都写得豪情壮阔,气势动容。

    台上摆着文房四宝,旁设酒肴,诗朋酒友正待入席,此时进来一位气度不凡,身穿青袍、套黑绒马褂的清瘦中年男人,站在酒席旁欣赏诗画墨迹,高兴时发出轻微的唱吟声。因为人多客众,人们也不在意他是谁请来的客人,大家一起盛邀青衣人入席。酒过三巡,照例推举入公作联了,李小岩照例客气推让,推到这位青衣人时,他稍作推辞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蘸墨挥笔,字跃纸上,刚劲有力,且游走自然。联云:

    何处无重阳,自参军去后,彭泽归来,韵事独留梅录地;

    此中有佳趣,放吏不催租,人皆送酒,新诗共醉菊花天。

    读罢对联,李小岩连称:“佳作!佳作!”让人立即贴出。“韵事独留梅录地”,“新诗共醉菊花天”一时传遍诗棚。

    人们围着对联纷纷赞好。这时才发现没有落款。待找挥联者时,已不知去向。于是问李小岩:“此人是谁?才学胜过先生?”李小岩回答:“此人我不识。才学何止胜我,乃状元之才。”随后又作诗道:“有客东溟曾浣笔,朝上泰山观日出。诗骨中含海气仓,墨花四洒天容黑。”

    这写联者是谁?后来有人说是状元陈宏谋写的。陈是广西临桂人,乾隆朝的大学士,不是状元出身,且离李小岩生活的年代遥远。有人说是陈宏谋的小同乡刘福姚写的,他是光绪十八年(1892年)状元,思想活跃,才华过人,倾向维新变革。当时,他出任广东乡试副主考官,考罢告假回乡,顺路到粤西一带游览,见梅录重阳诗会气势不凡,也来凑热闹,留下一段韵事。

    举人李小岩赞扬这副对联,它好在哪里?内涵丰富,文字优美,概括了重阳的传说和风俗。

    “参军”,指晋代桓温的参军孟嘉,九月九日登高风吹落帽,也不在意。比喻文人不拘小节,风度潇洒,纵情诗文娱乐的神态。刘福姚借指自己写对联的逸事。“放吏不催租”,战国时盂尝君派员到属地收租谷(数量应是不很多),那官员不仅不催租,连契约也烧了,使民众感激孟尝君。这里刘福姚暗指自己喧宾夺主挥写对联。

对联中引用陶渊明的典故较多。他卸去彭泽(今江西九江市)县令后,归隐南山务农。重阳这天没有酒喝,友人王弘命白衣童子送来杜康,使他酩酊一醉,卧在菊花旁。“新诗共醉菊花天”,是翻新唐代诗人崔曙的诗句“陶然共醉菊花杯”,道出梅录诗坛的盛况,韵事远扬。

 

 

天子蒙尘驻此间

    清代咸丰、同治年间,外患内乱,山河破碎,干戈不绝。咸丰帝避乱于承德避暑山庄,继位的同治帝后来也在战乱的忧郁中患病去世。国无宁日,令李小岩悲愤满胸。他咏幽抒怀,寄托希望,在沉雷炸响中令人深省。

    “硇洲屹起马鞍山,天子蒙尘驻此间。一朝白雁终成谶,千古黄龙去不还。”这是李小岩抒怀南宋国事的诗句。

    硇洲,清代是吴川县的一座海岛,岛上小山称马鞍山。它的光辉一瞬,是南宋末年迎来宋帝及陆秀夫、张世杰等抗元君臣。他们策骑马鞍山,布阵排船海面上,抗击南下的元军。忽见海上黄龙出现,于是将硇洲升格为翔龙县,喜为吉祥兴国之兆。

    然而,好景不再,元军蜂涌追击,双方海上接战,宋军死伤惨重,被迫撤往新会崖门,最后兵败,君死臣亡,南宋覆国。

    数百年后,元灭明兴,明亡清替。在冈州(新会)充任幕僚的李小岩,常往崖门吊古,沉咏死难的宋代君臣:宋帝没水处、“三忠祠”;回到家乡硇洲寻找当年战垒:宋城、宋皇村、宋皇井,令他激动,热血沸腾,作《硇洲》诗云:

    一代兴亡问石头,硇洲谁误古冈洲;

    诗人只迓迁崖速,曾未乘槎海上游。

    李小岩叹惜南宋小朝廷,撤往新会崖门,战略的不当,断送了江山。但对军民的殊死抵抗,壮烈殉国,心怀激荡。作诗云:

    天尽翔龙县,青山一发痕。

    石头凝战血,海角聚忠魂。

    穆满军全覆,田横岛尚存。

    不堪回首望,风雨暗崖门。

诗中的“穆满”,指周代天子穆王满,代指宋代末帝。“田横岛尚存”,秦代末年,汉将韩信击齐,齐相国田横自立为齐王,为避刘邦加害,率部将500人远遁海岛。汉灭齐后,深受部属爱戴的田横自杀,随他逃亡的500名部下,也全部自杀相殉。利用这个典故,诗人赞扬南宋将士在这场民族斗争中,不屈而死,英勇卫国。也暗喻清末缺少像田横及其将士敢于死节的人,与入侵的外国列强对抗,与内乱的太平军战斗。国家多事,社稷不安,有如“风雨暗崖门”。

 

极浦亭题联

    李小岩的诗作佳,对联亦佳。

    他是吴川吴阳李屋巷村人,村中有吴川市文物保护单位——极浦亭,亭中对联多出其手,如“极浦亭词”联云:

    金缯事和戎,耻当年南宋偏安,沧海横流,此地尚为干净土;

    缁帷亲讲学,效前哲西河设教,高山仰止,后人争重钓游踪。

    极浦亭是南宋李凌云创建。其父李穆是福建人,宋嘉定进士,为龙川县令,再调石龙(今化州)县令,离职返闽时,船遇台风和海盗,耽误时日,无资返故里,遂定居吴川极浦亭(今李屋巷),设帐传经授徒,名噪四乡。

    据明代进士、吴川知县郭世奇写的《宋解元乡贤李凌云号极浦先生传》云:李凌云是李穆长子,宋淳佑丙午科乡试解元(举人科第一),“恬淡不仕,潜心理学,得廉洛之遗,终日探索靡倦,偶有所得,辄欣然忘食,尝创建极浦亭,隐居教授,远近学者多负笈从游,不下数百人,先生适因材而造就之,故出其门者,类多名士。”

    李小岩对联中的“金缯和戎”,是说南宋国力衰败,以金银布帛屈膝向金国求和息平安。“西河设教”,是指李凌云在吴阳授徒,如同孔子弟子卜子夏在西河授徒,为魏文帝师一样,受到后人重视。

    此联高度概括了南宋末年,暂为净土的吴阳,涌出授徒解惑的极浦先生,自为人所景仰。

    解元传经,名声贯耳。高雷两府的学子慕名而来,室小难容。李凌云倾其执教的全部所蓄,学子纷纷捐资,以瓦亭代替茅亭,后又扩大为祠。亭前鉴水清波绕门而过,夕阳西下,数百渔船云集,卖鱼沽酒,击掉讴歌,富有诗意,在此聚会的文人不少。

    南宋景炎二年(1277年),丞相陈宜中奉旨下占城(今越南)借兵抗元,路过吴川,宿极浦亭。题诗壁上云:

    颠风急雨过吴川,极浦亭前望远天。

    有路可通寰宇外,无山堪并首阳巅。

    岭云起处潮初长,海月高时人未眠。

    异日北归须记取,平芜尽处一峰圆。

    自丞相题诗后,极浦亭声誉大振,来此瞻仰、浏览的人很多。

    陈宜中搬不动越南兵将,自己无力挽救国运,留在外域,作了寓公。“异日北归”也就是一句空话了——南宋小朝廷已被元军覆灭了。

    对这段历史,李小岩又作联云:

    每当美景良辰定有词人同载酒;

    无复颠风急雨当留丞相旧题诗。

一幅幅的佳联,为古老秀丽的极浦亭,添上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