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

民俗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龙8官网> 文史资料>> 民俗文化>>正文

雷州城一次破天荒的提灯会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林宗彦

 

 

雷州老一辈高龄人,对清末民初发生的惊人匪患记忆犹新。匪患恐怖的阴影延伸到后代人的脑海中。匪患期间,当局几度派大员率师清剿,其中震动最大的是1921年冬末至1922年春约三个月时间,由粤军第七路军司令黄强率师赴雷清剿,以雷霆万钧之势捣毁匪巢。事后有“黄强清乡,谈虎色变”之说。笔者根据尘封八十多年的史料,叙述雷州城举行的一次破天荒的提灯会,从中可以窥测当年雷州民众对黄强清乡的心态,供人们对往事的回首、深思。

雷州的元宵节,历来是“人神共乐”的欢庆活动,唯有1922年元宵提灯会是以“黄司令剿匪凯旋”为主题的大游行活动,连半点陈规陋习也不能沾边。小小的雷城当时只有数千人,出动提灯5000多盏,其规模之大,表达内容之新颖,组织者之精心策划,参与者之满胸热情,是雷州元宵史上绝无仅有的。

提灯会的发起人是由当地一批颇有声望的贡生、优贡、禀生、教职人员等14人牵头,集议者约80人包括士、农、工、商、学各阶层的头面人物组成委员会,下设引导部、庶务部、编辑部、纠察部、火烛部、收支部。游行的前十天,向全城居民发出“黄司令剿匪凯旋,当经各绅耆会议,定于元月十二晚四打钟齐集公共运动场公开提灯大会,籍表全体公民爱戴之意。特此预告”的传单。并预先确定14个集合点,统一指挥讯号:一鸣炮向广场汇集,二鸣炮预备,三鸣炮点灯,四鸣炮起步游行(当时运动场比现在两倍宽阔)。当第三声炮响时整个广场变成五光十色的火海。接着,游行队伍象一条巨大的火龙随着锣鼓鞭炮齐鸣慢慢经署前、西街、雨花台、嘉岭路段然后右转弯穿街过巷向全城内外蠕动,至深夜才折回原地。提灯的内容布置,凸显了雷民对时局的态度、观点、意识,以漫画的思维和模仿民间飘色艺术,加上有的放矢的大型标语口号,把人们的意识、观点和艺术融为一体。灯型繁多,模拟形象逼真,浩荡的提灯场面是一幅对黄强清乡主流的缩影。提灯的表达涵义大体有四种

类型:

一、歌功颂德

队伍的前列为长脚式大纱灯“黄司令官平匪凯旋提灯会”,列队在各种提灯之间间隔五彩旗,兵式学生队打洋鼓,吹喇叭,唱军歌,演说、舞狮子、彩龙助兴。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些模拟物的灯组,如在一个拟大铜鼓的灯四边,书写“一鼓荡平”;塔式大灯三面分别书写“黄司令记功塔”、“勋高南合”、“鼎时伏波”,寓意黄强与汉代两位伏波将军三鼎足;炭绘的黄强巨像书写“南方之强”字样;车拉马型大灯书写“马到功成”;彩色烟花炮灯座在火箭上贴上“功以天齐”、“烈火消冻”、“捧海浇萤”,射至半空隆隆有声;七尺径水彩地图式大灯以“旋转乾坤”四字不断旋转,格外显眼;一列200个球灯置于地上拨转,示意“雷州大有转机”:众多牌匾灯分别写上“再造三雷”、“重见天日”等语句或四、五字短联,如“民国伟人,雷邦幸福”、“军中有一,世上无双”、“出奇制胜,有勇之方”,其中县议会代表全县乡绅在牌灯上书写一长联:“除三县无数妖氛,阳长阴消,使吾民险中脱出;迟一月不可收拾,山穷水尽,得将军天上飞来”。

二、揭露控诉

这类提灯主要是控诉匪帮及官绅、奸商协助匪扰民。有大型长方灯配画书写“灵介村千余人暴骨之惨状”控诉匪帮杀害唐家镇灵介村千余人(该村当年与匪奋战五天五夜,村庄被攻陷,现有“千人墓”碑追念);一盏犁形的大灯书写“此犁无牛,以人代耕”寓意农村的耕牛被匪帮抢光,痛斥奸商牟利替土匪销赃,有一盏天秤形状的大灯,一头沉垂向下书“银圆”两字,另一头斜向上贴“人命”两字,旁立“地方官”,痛斥那些重银圆、轻人命的庸官;大桌面灯,两张方桌,一张穿袍褂分立四角的“雷州绅士”,另一张四人穿洋服,书“中国土地财产”示意地方官与洋人串通包庇土匪;有一组审案场面,审判官模特贴上“受贿包庇”“一百两银能赎死罪”,“果能执政定不贪污”等。

三、警告讽刺

大邮船形灯绘群匪徒,从越南河内引渡匪徒转运非洲劳役(当年黄强通过与湛江法租界当局交涉,从越南引渡一批匪徒转非洲劳役终身,永世不准返国);盘形灯,周围撤散沙,书写“海康人之心”借指某些官绅对剿匪不协力;横匾桌面灯,内设数人血气方刚,旁设一大钟上书“国民血气”,下书“五分钟”,讽刺官绅对剿匪只有五分钟的热情。

四、警世、期望

大横白绢灯,绘一群羊,书“亡羊补牢”;各种奇巧的灯分别书“招集流亡”、“以民更始”、“账血灾区”、“维持农务”、“规复乡团、“利便交通”等,呼吁社会平匪后重视善后事宜。车拉牛形大灯书“莫尔仅存”“雷州西北稀见之物”示意农村耕牛已被匪徒抢光,应禁止出口,保护农民利益(西北,指客路、纪家、唐家、河头、沈塘一带);水彩大扫大铲灯书“锄清烟种”、“铲除酉类”、“断绝赌根”、“扫净匪氛”。示意禁片烟,禁止赌博;将“永、久、太、平”四字灯各截开两半,以八人举灯,各举半字,以舞蹈动作分分合合,示意分则动荡,合则太平。

在举行提灯盛会的同时,发起募捐资金,置黄强肖像作永久纪念,由文人陈景均(禀生)起草一份千余字的募捐启事,内容表述雷州受匪祸之惨状及黄强平匪功绩。后因黄强拒绝接受,其称要将此款投入教育事业,故此举没有实现。

黄强来雷平匪三个多月,最后以捣毁盘踞在广州湾法租界赤坎的匪巢告终,时间短,行动猛。事后有“谈虎色变”之言。析其言之原因,当时情况十分复杂;有悍匪的逆行,有奸商奸侩贩卖枪弹,有无聊政客、跑腿军人与匪相通,有劣绅保匪济匪,有为匪徒销赃的歹徒,此类人在清乡中首当“谈虎色变”。也有怕匪报复对剿匪不协力的官绅,有良民怕受珠连、怕报复怕被军方误判等等,各有各的心态。因此,对这次迅雷不及掩耳的清乡措举,不免有震惊之感。

(作者单位:雷州龙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