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

民俗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龙8官网> 文史资料>> 民俗文化>>正文

廉江民间文化概述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长期以来,廉江人民在生产生活实践中集体口头创作的民间文学,成为这个特定区域文化精华的集中体现。《廉江民间文学选粹》(以下简称《选粹》)收入神话、传说、故事、笑话、歌谣共264篇(首)。全书28万字,这是我市精神文明建设特别是文化艺术事业发展进程中的一件大事,它标志着我市民间文学作品的整理工作在新世纪迈上了新的台阶。

  

  廉江位居广东西南部、雷州半岛北端,既有丘陵山区,又濒临大海是廉江地形地貌区位的显著特征,它西临北部湾,东邻化州市,南接湛江坡头、吴川、遂溪,北靠广西合浦、博白和陆川,是粤西幅员广阔、人口众多的沿海农业大市。考古发现,在廉江这块土地上,三四千年前石器时代晚期就有人类活动。隋、唐以前是壮、僮、苗、瑶、僚等少数民族聚居地。明清时期,经过派来官员或随官服役定居、分插客民定居、移民迁徙定居等不同形式的人口变迁,原居于此的少数民族或同化、或变迁,廉江逐步成为以汉族为主的居住地。安铺、石城(今廉城)是粤西开埠较早的商贸重镇和物资集散地。勤劳勇敢的人民不仅创造出光辉灿烂的古代文化,而且孕育出翰林编修杨钦等一大批历史名人。廉江民间文学的产生发展繁荣拥有肥沃的文化土壤。民间文学的内容价值主要表现在广泛反映社会生活的真相,忠实表现人民群众进步的思想见解。廉江民间文学极富地域特色,总体上看,它反映的思想内容基本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反映人类对自身及生存空间的认识。〖CX〗这种认识主要体现在天、地、人、日、月、星、辰的神话和有关山、石、地名与河流的传说之中。“神是某种手艺的能手,人们的教师和同事”(高尔基)。《选粹》中神话是初民的幻想,更有现实的基础。《选粹》中不少神话如《天地的由来》、《七姑星》、《太阳月亮的传说》和《月亮的由来》作品等试图解释天象宇宙的变化;《直眼人变横眼人》、《人鼻子的传说》、《人会说话的传说》和《蛇脱壳的来由》则从一定侧面生动反映人类从低级动物向高等动物进化的过程。《九洲江的传说》、《镇武帝神像踏龟蛇》、《龙湾的传说》、《龙湖潭的传说》等讲述赖九周(洲)舍身寻水救民、青哥大战龟精、镇武帝踏龟蛇消灭旱魔鬼怪,治理九洲江,造福沿江人民的故事,充分反映了人民群众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美好愿望。

  (二)表现劳动主题。〖CX〗多层次的社会生活图景为民间文学提供广泛的素材,赞美勤劳,鞭挞懒惰是民间文学作品经常表现的基本主题。在《选粹》中,大量作品《长工戏地主》、《一身谷》、《上下都要》、《智骗饿死鬼》等大量作品,从神话传说到民间故事,劳动的主人公都占有主要地位。当劳动者和剥削者都出现在故事里的时候,故事创作者有意将情节复杂化,充分估计劳动的意义,对勤劳的人们倍加赞扬,赞美群众的智慧和技能,把穷人以诚实的劳动为荣这一特点显示出来。对不劳而获的财主、官僚及游手好闲的懒汉,在故事里则经常受到嘲笑或惩罚。民间故事《上下都要》,描写了青年长工陈五帮财主打工的故事,短短数百字,生动刻画出机智勤劳的青年长工和吝啬刻薄、笨拙愚蠢的财主形象。

  (三)揭露社会黑暗,支持反抗斗争,鼓励人们奋起抗争战胜邪恶。在民间文学作品中,人民的爱憎感情十分鲜明,往往通过自己的沉痛申诉,以曲折方式控诉不合理的事情。这一点集中反映在男女青年反对封建礼教和包办婚姻方面,如《媳妇食肉,家婆打卜》讲述了小媳妇受家婆虐待的遭遇。《牛郎织女的传说》描写瓮肚二受哥嫂欺负,在老牛帮助下,与仙女相遇相恋,又遭仙女父母百般刁难迫害,两人心心相印、矢志不渝的爱情故事。

  (四)讴歌爱国爱乡。是廉江民间文学作品的传统内容。这些内容一方面反映在当年老区人民与日本侵略者英勇斗争的民间故事之中,坚决反对异族入侵,热爱祖国,热爱家乡。如《钝锄毙日本兵》、《新民圩的来历》等。更多的则是反映广大人民对自身生存环境的,在描述中一般加入某种传奇色彩,用神仙降宝或神仙留下游迹等不平凡的事件幻化所居住的地方。如《仙人石的传说》、《仙人井的传说》、《仙人井》、《聪明井的传说》、《九洲江的传说》、《龙湾的传说》、《龙湖潭的传说》、《安铺八宝》、《粪宝》等。《翰林编修杨钦与谢鞋山》更浓墨重彩描写杨钦晚年辞官,不要金银,请求皇帝恩准带种子回家乡种植荔枝的故事,歌颂了这位翰林学士热爱桑梓,造福乡亲的高尚情怀。

  (五)赞美传统美德,鼓励勤俭持家,团结友爱。五千年的文明史,中华民族形成很多优良的传统道德规范,这些道德规范千百年生生不息,成为廉江民间文学讴歌描写的主要内容。《狗坟的传说》讲述狗通人性,舍身扑火救主,主人知恩图报的故事。《井水变酒》、《雄苍蝇戴红冠》、《宝袋》、《阎罗殿告状》等作品警示人们不要“天高不比人心高”,不能贪婪成性。

此外,在廉江民间文学作品中,还有一些作品,如《聪明的放鸭妹》、《吟诗救夫》、《村女与文武状元争渡》和《三媳妇智退县官》展现了女子的才华与机敏;《找女婿》、《广东书柜》、《论才招亲》、《对联解纷争》则介绍了大量民间楹联,让人阅后受益匪浅。

 

民间文学真实反映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和美学情趣,是最为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廉江民间文学作品的内容丰富,种类齐全。从体裁上看,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寓言、笑话和歌谣构成廉江民间文学的主要形式。仅传说就包括文士、仙道、军阀、岩石、河流、陵墓、地名、风物、禽鸟、昆虫、鱼类、树木、蔬菜瓜果和植物一种。神话分为天地分离、日月和人类繁衍等神话。民间故事包括人与动物的、动物、家畜、不怕鬼、长工戏地主、巧女及其他幻想故事、生活故事等等。

廉江民间文学在思想上给人以启迪,让读者受到教育获得精神力量,其主要原因是它在艺术表现形式上的成就和特点。《选粹》中的作品感人肺腑、耐人寻味,短小精悍,单纯含蓄,于粗犷中见细腻奇美,具有较高的艺术境界。这些作品经受时间的考验,经过人们的千锤百炼,是人民群众不断剪裁补充,琢磨加工的结果。人民群众在生活中可看到的真理,他们的经验和智慧,均凝结在艺术作品中。生动活泼的艺术形象与感人的思想内容和谐统一,构成廉江民间文学作品的艺术特色。

(一)幻想丰富,充满积极的浪漫主义色彩。旧社会,人民群众生活在贫困环境之中,渴望幸福。强烈要求改善生活条件,尽管幸福生活在旧时代对一个长工、一个放牛娃不现实,但正如恩格斯所说,他们可以把“自己简陋的住房、做工的作坊变成诗的世界、黄金的宫殿,把自己健壮的妻子比喻为美丽的公主。”在民间文学作品中,美丑形象体现出善恶观念,美与善、丑与恶相联系,突出表现人民的幻想能力和人民群众纯朴的美学思想。《选粹》中的正反人物的美与丑尤为突出,讲漂亮可以是人间不曾有的仙女,讲丑能丑到不是人形的魔怪,如描写人们憎恶的旱魔“眼似灯笼,口像山洞,脸似锅底,牙如石块”,让人们看到狰狞可憎的面目(《观音旦》)。民间故事的作者在赋予人或精怪以形象的时候,总是借助丰富的想象把他们极度美化或丑化,使作品传奇色彩浓郁,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正是借助想象的翅膀,《选粹》作品中有了应用复活草救人性命的青年云龙、七月七日隔河相会的牛郎织女、舍命找水造福九洲江沿岸人民的英雄赖九周(洲)、钦科状元翰林编修杨钦、贪财的马五、大战龟精的青哥、聪明的放鸭妹等鲜明生动的人物群像。在同一作品中,如好心人与歪心人、宝葫芦故事中的两弟兄、好吃懒做的蓝五与勤劳节俭的勤六、《一身谷》中机智的长工与吝啬的财主、先生与寡妇、梁中秋与王二娘等,正反两个人物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不论是美丽善良的英雄,还是丑陋卑鄙的小人,都不显单薄,寥寥数语让各种人物得丰满生动而有厚度。

  (二)拟人化、借景抒情,托物言志的表现手法使民间文学作品寓意深远。在《选粹》中,老牛、老鹰、青蛙、柳树、老虎、猴子、公鸡、猫、狗甚至苍蝇等动植物可以讲话,动物世界与人相似,它们是人类忠实的朋友,并参与人类的生产生活,帮助被压迫、被侮辱、被损害、被虐待的人克服困难。在《牛郎织女的传说》中,老实巴交的“瓮肚二”饱受刻薄刁钻的哥嫂欺负,在老牛帮助下,不仅吃上糯米饭,还娶仙女为妻。在《雄苍蝇戴红冠的来由》中,砍柴为生的马五在老鹰帮助下,到太阳睡觉的天边山脚捡到金银,哪知马五过分贪财,不跟老鹰返回,最后被睡醒太阳烤熟。这些作品,对于天真烂漫的儿童和阅历丰富的成人都是不可多得的精神食粮。它们不只幽默有趣,有助于我们扩大知识领域,启发人的幻想智慧。

  (三)故事情节单纯,线索清晰,结构严谨完整,人物塑造成功运用对比等表现手法。《选粹》中的故事,大多围绕一个中心人物或一件事情展开,形成相对定型的模式。每篇作品大多开篇交待时间、地点、人物,结尾往往是大团圆结局。故事人物如《蟾蜍的来历》中蓝五与勤六、《宝葫芦的传说》中两兄弟、《“好心人”与“歪心人”》中好心人与歪心人、《长工戏地主》中长工张三与财主、《一身谷》中雇工与财主、《上下都要》中青年陈五与李财主、《聪明的放鸭妹》中放鸭妹与刻薄自负的甘翁、《先生与寡妇》中不怀好意的先生与保持贞节的寡妇、《三媳妇智退县官》中聪明伶俐的媳妇与贪婪成性的县官等等,一个故事,一至两个情节,两个人物,一正一反,一好一坏,一勤劳一懒惰,一聪明机智一贪婪吝啬,美与丑,善与恶形成强烈的对比。

(四)语言风格简明朴素,形式多样,极富表现力。用方言创作,是民间文学作品的显著特色。廉江地域广阔,方言众多,地方语言主要有白话(粤语)、哎话(客家方言)、雷州话(黎话、又称闽南方言),此外,还有海话和地僚话。《选粹》中,从神话传说到故事歌谣,从北部山区的“哎”(音)话到中部丘陵地带的白话和西南部沿海的海话,在作品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处处可见地方方言的区域痕迹,“等哥一揽”、“二月初九没靓女”、“观音菩萨对面坐、得睇得笑不得摸”、砍柴佬、贼佬、“亚哥喂”、“媳妇食肉,家婆打卜”、“后生仔”、“放鸭妹”、“多甘多”、“有野看”等。大多用方言讲述故事,根据方言发音特点,大量运用谐音、双关等修辞表现手法,增强可读性,拉近了作品与读者的距离。

 

  

  民间文学是知识的宝库,是认识历史、研究社会的宝贵资料,是民族文化瑰宝。民间文学作品中拥有劳动人民生产生活、征服自然、改造社会的历史影子,是人民生活历史的教科书,是驱散疲劳的娱乐工具。辛勤劳作了一天的人们,坐在一棵古榕树下,吸着水烟筒“讲古”,传诵古灵精怪的故事,既能解乏,又能从中受到启迪和教育。民间故事真实地反映人民的生活状况,直接深刻地表现人民的思想感情,记载人民自己的历史,总结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和斗争的经验教训,是人民自己撰写的“百科全书”。

  艺术价值上看,民间文学是祖国文学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反映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和美学情趣,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在我国文学史上,《诗经·国风》、《乐府民歌》以及流传于民间的古代英雄,如《三国演义》中的孔明、关羽、张飞、赵云,《水浒》中的李逵、武松、鲁智深,《西游记》中的孙悟空,还有梁山伯与祝英台、白娘子与小青、孟姜女、杨家将、岳飞以及格萨尔、阿诗玛、刘三姐等,无不是民间流传广泛,后经作者加工整理而成为文学宝库中光彩夺目的珍宝。

  《选粹》是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民间文学作品集,有心了解廉江历史、了解廉江民俗风情的人们,读过这本书,可看到廉江的发展历程;可找到传统教育的生动素材;可汲取营养,激发创作的灵感。

民间文学是个永不穷尽的富矿,《选粹》虽曰“选粹”,但肯定不敢说它完美,希望更多的行家对它进行指正批评,更希望更多的热心人士投入到挖掘整理民间文学这个系统工程中来。

(作者单位:廉江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