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

民俗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龙8官网> 文史资料>> 民俗文化>>正文

南路革命英烈诗歌选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陈充编选

卢宝炫

英雄志气要飞扬,莫道光阴岁月长。

身先万众横磨剑,青史垂名到处香。

  卢宝炫,又名卢中火,1901年出身于灵山县(今属广西)那楼。1922立志从戎,赴广州投奔孙中山部下的部队。后进入广州农讲所学习,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化县(今化州)支部书记、化县县委常委,中共南路特委委员。1929年在吴川黄坡被捕,1930年1月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梅录。这首诗是1922年赴广州前写给他的学生的。

黄平民

世界如潮涌,雄心万里驰。

曙光浮一线,宇宙尚昏迷。

原野垂绿荫,云天树赤旗。

万民欢呼日,游子会亲时。

  黄平民,1900年出生于廉江石岭镇。1923年在德国留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被党的旅欧总支部选派到苏联学习。1925年回国参加革命斗争。1928年春被派回南路工作,曾任中共南路特委书记。1928年12月在广州湾(今湛江市)被国民党军警会同法吏警兵逮捕,同月被引渡给梅录的国民党反动派杀害。这首诗是1923年黄平民即将离开德国去苏联前夕作的。

黄杰

劝告全体农工歌

敬告雷州各民众,一切兵农商学工。

革命军民共合作,乜事无由不通融。

伊为救民偌奋勇,肃清土匪征西东。

土豪劣绅概打倒,军阀横行更不容。

帝国主义思蠢动,走狗时常暗沟通。

看邓本殷这首恶,总霸八属入牢笼。

革命军,

誓不跟伊同天共,救出雷民水火中。

伊窜琼州图霸占,现将收复闻天哄。

偌体广东归一统,北伐旗扬更威风。

  黄杰,1884年出生于海康东洋(今雷州附城),1924年8月进入广州农讲所第二期班学习,并在那里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被派回海康开展农民运动,是南路最早从事农民运动的中共党员之一,曾任中共海康支部委员,海康农民协会委员。1927年“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后,与其他中共党员一起发动、领导了海康东海仔暴动,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暴动失败后被捕,不久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雷城。这是黄杰作的、1926年元旦在雷城召开的“庆祝琼崖收复广东统一”大会上教唱的雷歌。

黄学增

一日三餐都欠缺,有乜心情谈身穿。

不怨家穷和命苦,只因无权才为难。

  黄学增,1900年9月出生于遂溪乐民镇,1922年在广州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南路中共组织的主要创建人,广东省四大农运领袖之一。曾任中共南路特派员,广东省农民协会南路办事处主任,中共南路地委书记。1929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海口。这首雷歌是1926年在南路领导农民运动时作的。

梁本荣

我们工农兵,几万万兄弟,

留落穷鬼县,一世复一世。

工厂当牛马,田园当奴隶,

战场当炮灰,打死无数计,

怎样过一世?想下真蚀底。

想出头,无乜计,

人多本应势力强,我们难道做衰仔?

已经无路行,只有去奋斗。

恶霸要杀清,一个无走漏,

没收他田地,大家分到够。

工农一起来,城市归我有,

士兵掉枪头,军阀变成丧家狗。

呢阵时,

工农当家作主人,做一番好世界,

组织苏维埃,肃清反动派。

有福大家享,有苦大家捱。

土地革命大成功,民心皆大快!

  梁本荣,1899年出生于信宜思贺。1925年进入广州农讲所第五期班学习,并在那里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回信宜开展农民运动,曾任广东省农民协会南路办事处委员,负责农民运动工作。1927年国民党广东当局发动“四一五”反革命政变时在阳江被捕。1928年9月在广州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这是梁本荣回信宜开展农民运动时运用当地民间口语写成并教农民唱的通俗易懂的革命歌谣。蚀底:吃亏。无乜计:没办法。衰仔:任别人奴役的人。呢阵时:到那时。

朱也赤

狱中诗

(一)

黑雾暗无天,豺狼当道前。

高州悲赤血,黑狱泣青年。

奋斗已经年,锄奸志愈坚。

早知遭毒手,恨遇未防先。

(二)

狱卒呼吾名,从容就酷刑。

人生谁不死,我当享遐龄。

白色呈恐怖,鉴江激怒鸣。

英灵长不灭,夜夜绕高城。

(三)

愁云惨雾罩南粤,志士成仁飞赤血。

浩气长存宇宙间,耿耿赤心悬日月。

(四)

为主义牺牲,为工农死节。

不负天地生,无污父母血。

何鸣咽!何鸣咽!

壮哉十六再回头,破碎山河待建设。

  朱也赤,1899年出生于茂名白土村(今属茂南区),1925年在广州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茂名县支部书记,南路农民革命委员会主任,中共南路特委委员、常委。与罗克明等发动、领导了信宜怀乡武装起义,与李雅可等领导了茂名沙田武装起义。1928年12月在广州湾被捕,后被引渡回高州,同月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这几首诗是朱也赤就义前在高州狱中写的。

罗克明

敢教日月换新天

豺狼当道祸千村,除暴安良责在肩。

唤醒睡狮驱虎豹,敢教日月换新天!

致罗翘英(二首)

其一

大地烽烟入眼愁,乾坤何处着浮鸥?

英雄热泪国民血,滴落残笺寄君收。

其二

征鸟行踪似水流,无端又上西江头。

极怜慈母手中线,断落长途不可收。

  罗克明,1902年出生于信宜池垌扶参。1925年进入广东国民大学学习,在那里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回到信宜开展农民运动。曾任中共信宜县委书记。1927年12月与朱也赤等发动、领导了信宜怀乡武装起义,任信宜县革命委员会主任。起义失败后,辗转到香港、马来亚、桂林、中山等地从事革命工作。1932年在香港病逝。“敢教日月换新天”是怀乡起义前夕的一个晚上,罗克明起草完起义计划草案之后写的。致罗翘英的两首,是罗克明分别在1928年冬于香港工作时及1930年从马来亚回到桂林时写给正在广西容县中学读书的战友罗翘英的。

兵变仔

吊高州变兵聂都山、谭天等

你们的发声,

爆开了军阀统治的裂痕!

你们的发声,

唤醒了大梦沉沉的士兵!

你们开始了奴隶及主人的斗争,

你们是军阀的致命创伤的病菌。

 

你们踏着广州暴动士兵的后尘,

用军阀杀人的工具还击军阀本身!

今(天)呀,你们在反军阀的战斗中牺牲了,

但是,从你们的热血红流的潮中,

动员了不少后备军。

 

“打倒军阀,实行土地革命”!

是你们临刑时的悲壮呼声哟,

将永远地使统治魔王发抖,

迅速地使工农兄弟们兴奋!

  1928年7月,在中国共产党的策划和领导下,驻在高州的国民党第11军24师特务营的士兵为了反对军阀战争,反对镇压工农运动,掉转枪口,发动了兵变,枪杀了反动营长和师参谋长,并包围和缴了其他营队的械,没收了军饷。兵变后,前往广州湾与中共南路特委联系的聂都山、谭天不幸被国民党追剿部队逮捕杀害。在与南路特委失去联系的情况下,这支兵变部队由中共党员邓施公带领,撤到电白、阳江交界的双须岭坚持斗争,曾多次派人与中共组织联系,未果。后被国民党军队击溃。这些兵变战士大都也成了革命英烈。这是1928年8月聂都山、谭天牺牲后,兵变战士写就的吊唁诗。

关泽恩

愿你随海涛而永奔

黑暗的神秘笼罩着光明的大地,

呼呼的秋风充满着宇宙的THERE。

是在残秋的傍晚,我独伴明月坐海滨。

海涛的怒吼,落叶的呻吟,

震碎我游子的心房。

记得那年的初秋,辞别了我可爱的娘亲,

“儿啊,再会吧!不要忘了你衰老的爹娘……”

她那断续的哀吟,正和海水相调唱。

啊,U海之深,洗不尽我那鲜血模糊的伤痕!

数载的漂泊,只是不堪回首的前尘。

不堪回首的前尘,愿你随海涛而永奔。

  关泽恩,1908年出生于廉江廉城。1926年春在廉江中学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廉江县学生联合会和廉江青年同志社负责人。1926年秋进入广州执信中学就读。1927年“四一五”反动政变后辗转到日本东京、上海和德国汉堡工作和学习。1932年冬受党组织派遣到苏联,担任莫斯科中文学院教师并负责列宁学院的中共支部工作。1939年回到祖国东北,从事抗日联军的地下组织工作,后牺牲在东北抗日战场上。这首诗是1929年9月关泽恩在德国汉堡留学时写的。THERE为英文,意为每一个地方。

陈可楷

劝学篇

梅录驶船上化州,山口有人在里头。

想做生意不识字,一要搭数眼泪流。

好彩今年成夜校,快快去读莫停留。

学识写信共搭数,样样得来几风流。

奋斗篇

(一)

十月派来是立冬,孔明计造请东风。

水涨船高不怕浪,有志人儿不怕穷。

(二)

苏木心红贵在里,桂树花贵贵在枝。

谷米贵在四五月,英雄贵在少年时。

(三)

想吃番茄亲手栽,想穿衣服自家裁。

想住新屋自己起,美好世界靠闯来。

恨敌篇

(一)

日本夺我东三省,得寸进尺步步深。

小孩捉去来抽血,八十婆婆也奸淫。

(二)

风吹竹尾风赶风,日本强盗真势凶。

奸淫掳掠不足算,杀人放火几阴功。

  陈可楷,1913年出生于化县(今化州)同庆。1935年化县一中高中毕业后到吴川黄坡育英小学、化县山口小学等地任教,利用教师身份宣传抗日救国。后又在梅录

开办书店出售抗日书刊。日军侵占雷州半岛后在化县开办农民夜校,传播抗日思想和革命真理。1945年初按党组织指示参加南路抗日武装起义,任南路人民抗日解放军中队长。1月24日被国民党顽固派逮捕,2月在高州英勇就义。这几首是陈可楷在课堂、夜校宣传抗日和传播革命理论时自作并教农民、学生唱的山歌。搭数,方言,即计算。

欧鼎寰

民歌对唱

弟:江水何日颠倒流,穷人几时得出头,

家无风水计亦休,命中贫穷不用谋。

三公葬着山龙口,子子孙孙食无忧,

二叔八字真不丑,高地低田丘过丘。

世上真少财主佬,人间太多穷骨头。

兄:我劝亚弟不必忧,穷佬终须有出头,

坟山风水非真有,都是富人多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