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

十一届五次会议

您现在的位置:龙8官网> 会议专题>> 十一届五次会议>>正文

大会发言——《加速推进基础教育均衡发展 大力促进城乡居民教育公平》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3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农工党湛江市委员会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教育公平的重点是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扶持困难群体。《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把促进公平作为国家基本教育政策,明确提出均衡发展是义务教育的战略性任务,教育资源配置要向农村地区、边远贫困地区和民族地区倾斜,逐步实现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均等化,加快缩小教育差距。

一、湛江市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现状

近年来,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我市基础教育取得了长足进步,基础教育均衡发展问题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决。各类学校在绝对数量、占地面积、教育教学基础设施建设、教育教学质量的完善与提高等多个方面都取得了历史性的进步和跨越性的发展。

从基础教育发展的总体现状分析,我市最具代表性的幼儿教育、小学教育、普通中学教育的办学条件已经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小学和初级中学两个阶段的义务教育普及目标已基本完成,其学龄儿童入学率均达到了99.9%,幼儿教育的入园率和高中教育的毛入学率也分别达到了66%和65.9%,为最终完成普及目标并实现基础教育均衡发展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也为我市基础教育从数量发展向质量发展转变、从绝对发展向均衡发展转变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但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和现实原因,我市城市中心与城市边缘的教育资源分布、城镇学校与农村学校的教育资源分配、重点学校与一般学校的教育资源分享等方面仍然存在不均衡的问题。基础教育的均衡发展已经成为我市经济与社会全面发展的 “瓶颈”。

二、湛江市基础教育非均衡发展的成因

分析基础教育非均衡发展成因主要包括:教育机会均衡、教育资源配置均衡、教育质量均衡、区域教育均衡、城乡教育均衡和学校教育均衡等方面。而区域间比较方式是研究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基本方法。本文拟对我市最具代表性的霞山区和廉江市的基础教育均衡发展情况进行分析。霞山区是我市经济、工业、商贸、交通和文化中心城区,也是我市最具比较优势的区域之一。廉江市总人口150多万,是我市人口最多和面积较大的县级市。从有关材料数据分析,霞山区的基础教育普及情况总体上优于廉江市。尤其体现在小学入学率、初中毛入学率、初中毕业升学率、高中毛入学率、幼儿教育的入园率、专任教师的学历与职称结构对比等几项重要指标方面:霞山区高中毛入学率为151.53%,廉江市高中毛入学率79%,仅为霞山区高中毛入学率的二分之一。而霞山区高中学龄人口仅为15092人,廉江市高中学龄人口高达98521人,可见廉江市初中毕业生未能进入高中阶段接受教育的学生人数何其巨大。从幼儿教育入园率看,霞山区幼儿入园率高达106.19%,而廉江市的入园率仅为61%,两者相差亦近两倍。霞山区小学毛入学率达到了115.5%,而廉江市的小学毛入学率为109.4%,两者相差6个百分点以上。霞山区初中毛入学率为124.23%,而廉江市的初中毛入学率为109.23%,两者相差15个百分点。同时,霞山区初中毕业升学率也高出廉江市初中毕业升学率约6.5个百分点。从两地教师的学历与职称对比看,霞山区小学专任教师拥有本科以上学历者多达317人,占教师总数的15.34%,而廉江市小学专任教师拥有本科以上学历者仅为157人,占2.27%,两者相差近5倍。同样,霞山区小学专任教师仍持有高中学历的仅为14%,而廉江市的这一比例则高达35.28%。在小学专任教师的职称结构对比方面,霞山区小学专任教师中拥有小学高级职称的人数为1216,占教师总数的58.86%,廉江市小学专任教师拥有小学高级教师的比例则为46.18%,明显低于霞山区的同类指标。甚至在高中教师队伍中拥有研究生学历者,霞山区已经达到112人,占高中教师人数的12%,并且超过四分之一的教师具有中学高级教师职称。

由此看出,我市基础教育非均衡发展主要凸显在受教育机会和教育资源配置两个方面:

1、受教育机会层面上,群体之间因经济条件、社会地位、社会背景、男女性别观念的差异,造成城乡学龄儿童之间、男女学生之间受教育机会不均等;

2、教育资源配置层面上,区域之间、城乡之间、校际之间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结构性失调,造成在义务教育阶段已经存在的城乡教育机会差距,在高中阶段进一步扩大。

究其原因,既包含了国情与市情因素,也包含了经济性因素和政策性因素等。

1、国情与市情因素方面,我市基础教育非均衡发展事实上是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性在教育领域的基本反映。与国情相似,我市各县区之间、城乡之间的社会发展不平衡,经济文化发展差异,最终导致基础教育发展的非均衡性。随着经济的发展,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但由于发展的非均衡性,居民收入在行业之间、城乡之间的差距也在不断扩大,对我市从根本上解决基础教育非均衡发展问题增加了新的困难。

2、经济性因素方面,我市总体教育经费投入不足,保障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公共财政体系不完善,基础教育经费在县区间、城乡间和学校间的配置不均衡,影响了我市基础教育均衡发展。

3、政策性因素方面,我市各级政府层层设置的“重点学校”、“示范性学校”或建设的各种“窗口学校”,拥有丰富的教育资源和优惠的教育政策,形成了与普通学校和薄弱学校不公平的竞争环境和土壤,导致学校之间的生源质量、教学设施、资金投入出现了严重的差距,无形中使人们认为基础教育发展的竞争就是高端发展的竞争,从而对基础教育均衡发展这一最高价值形成了“选择性失明”。

三、湛江市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建议

加速推进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直接关系到我市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整体进程,也间接决定了我市社会环境、政务环境、投资环境、商业环境、与经济环境的优化程度。湛江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不仅需要高端的专业技术人才,而且更需要基础教育均衡发展条件下整体居民素质的提高与普遍人才的基本实现。同时,基础教育的均衡发展对于消除社会不公平现象、维护社会稳定具有重大意义,也是我市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根本目的所在。为此,我们建议实施“八大工程”,以解决我市基础教育非均衡发展问题。

1、“评估工程”。建立基础教育均衡发展评估机制,实现基础教育发展的均衡目标导向。建议以基础教育指标为主要评价点,建立各个学校基础教育均衡发展档案和评价体系,全面实施我市基础教育均衡发展评估工程,启动“湛江市基础教育均衡发展合格区县”评估考核机制,并以此作为各县(市)区基础教育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

2、“直管工程”。建立各区县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责任机制,由区县一级政府对基础教育均衡发展担负直接责任,实施“直管工作”,我市率先实现区县直管全部各类基础教育学校,“县管校用”,区县对人、财、物等各类教育资源在全区县内统筹配置、整体规划和通盘考虑,实现各种教育资源的常态化流动和常态化共享,以此真正改变城乡学校的二元化格局。

3、“集团工程”。参考湛江市第二中学教育集团的做法,在各区县创新性地组建教育集团,强弱搭配、捆绑发展,以实质性的联体式发展来达到基础教育均衡目标。实行“一个法人单位、一个法人代表、一套领导班子、独立核算核编”,从根本上打破校际失衡的局面,促进优质教育资源的校际共享。

4、“标准工程”。大力推进标准化学校建设,实施标准化办学。淡化并逐步取消各类重点学校和示范学校,对基础教育阶段各类学校实行规划建设标准化、设备设施配置标准化、人力资源调配标准化、教育教学管理标准化、运行成本管理标准化,最终实现教育资源配置均等化。

5、“信息工程”。 建立具有高度实用性的信息化教育网络,以现代教育技术手段弥补现实差距,以技术平等促进教育公平。我市基础教育阶段的各类学校比较分散,而且大多地处农村,这是实现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一个地理性障碍。信息化教学环境是现代信息技术在基础教育中应用的物质基础,各级政府及教育部门应以片区建立信息化教学网络,实行优秀教师网络教学、让更多的学生共享教育资源,实现教学管理信息化。

6、“加薪工程”。农村学校、薄弱学校条件艰苦,教师少,责任重,待遇低,教师队伍不稳定性成为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制约因素。因此,要在全面负责持续地实施绩效工资的基础上,为农村教师增加工资,以生活补贴的方式为全市教师加薪15%,逐年提高并列入财政预算;争取五年内在我市最终实现教师薪金收入两相当的同时,使农村学校、薄弱学校教师薪金水平明显高于公务员薪金水平,彻底扭转城乡师资的失衡问题。

7、“培训工程”。教师队伍是基础教育的第一资源,是基础教育质量和均衡发展的第一决定因素。从我市基础教育师资队伍的学历结构与职称结构来看,教师队伍的内涵质量与学历职称的提高并未完全同步,存在一定的脱节现象。因此,要按省教育厅提出的“实施大规模的教师全员培训”要求,通过骨干培训与全员培训、专业培训与通识培训、普教培训和职教培训“三结合”的方式,努力造就一支师德高尚、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充满活力的高素质专业化的教师队伍,以推动我市基础教育的均衡发展。

8、“援教工程”。建立健全义务教育学校教师援教流动机制。实施城镇中小学教师到农村学校或薄弱学校支援教学任教一年以上,并以此作为城镇中小学教师在评聘高级职务(职称)时必要条件之一;鼓励骨干教师到边远地区或农村学校支教,让边远地区及农村学校、薄弱学校同等享受优质师资力量。只有真正落实师资均衡,才能真正做到教育均衡发展。